11选5 > 天津印刷厂 >


  讯 每日新报记者 郑东红 在北京铁路局天津客运段,有一支由平均年龄52岁,刚刚告别印刷岗位,转岗过来组建而成的津蓟车队。这帮“老铁路”转岗值乘的是天津至蓟县间的6415/6次列车。别看是绿皮车,每年暑运期间这可是天津市民前往盘山休闲度假旅游的“热门”线路。目前他们已上岗将近一个月了,正赶上铁路暑运,这些“爷爷奶奶级”的“老铁路”们,是如何迅速破蛹成蝶的?

  经常在天津站乘车的许多细心旅客,突然发现每天清晨总会有一队拉着行李箱、排着整齐队伍,并且大多数都已经头发花白的“爷爷奶奶级”列车员们进站上车。据了解,这些列车员正是刚组建而成的津蓟车队,共有53名队员。

  俗话说“人过四十不学艺”,与油墨、排版打了大半辈子交道,快退休了,居然还当起列车员来。这对这些在家不是爷爷就是奶奶的“老铁路”们来说,挑战和考验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。

  据车队党支部书记王俊峰介绍,6415/6次列车单程运行113公里、2小时40分钟。在暑期旅游黄金季节,特别是遇到周末或节假日,全列有时超员能达到80%以上。绿皮车,没空调,电扇降温能力又有限,车厢内的温度有时能达到45℃。一趟车跑下来,扫地、倒水、冲厕所,这帮“老铁路”们一刻也不得闲,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、干了又湿,下车时没有一个人的工作服不是汗碱印套汗碱印。

  付玉成,今年57岁了,是车队里的老大哥。他主要负责车底入库后的看车任务,就是在车上值夜班。不了解这个工种的人,以为这是一项轻松活。夏天的夜晚,没有连挂车头的车厢内,一没电、二没风,简直就是一个大蒸箱。由于防火要求,车厢内规定不能点蚊香,这里简直成了蚊子的天堂,一到晚上成群结队围着人转。“咬一口就是个大包,身上涂满驱蚊液都不管用。”付玉成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的。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巡视一趟全车,就是这样凌晨4时左右,还要马不停蹄地点燃两个列车茶炉,烧开并灌满5个储水罐,才能保证白天旅客乘车时的需求。